【IzanamI】

查看详情

2014年2月14日 情人节

【黄泉比良坂的深红劝诱】


“明知道那个人不会再回来了。”

“不。”

“只要让每个前来的人,都成为‘那个人’就好。”


生田目太郎

足立透

濑多总司

鸣上悠

……

牺牲者不断加入名单。


“不。”

“没有牺牲者”

“他们都活着,只有我死去”

一次又一次

假装死去。


每一次都默默地守候在小镇的入口,

期待再一次握住对方的手。


来来回回,只有三个男人。

名字相同的男人,

和每次名字都不一样的男人。


反反复复,独自一个女人。

已经记不起自己名字的女人。

已经连自己性别都记不起的女人。


每一场追逐和杀戮的游戏过后,

她都默默期待着虫王的到来。

有时胜者记得她,

有时胜者就那么离开,将她遗忘。


她已经记不起他是什么样子,

该是什么样子。

她给他们做了标记,就像棋子上的装饰。


头上顶着圆环那枯干的困者,

他爱着一个死去的人。

“来吧,找到我,然后我把她还你,带她回去。

可是从未有一次成功过。


身心都已经开始腐烂的狂者,

他试图爱人而不得。

“来吧,找到我,只要你能来,就把我带走。

可是他越走越错,错得太多。


每一次,只有愚者。

站在飘渺的雾气里。

找到她,

追逐她,

走进她深红与珠白色的城。

每一扇门都是一件奢华的婚服,

随着愚者的前进,一片片剥落。


就算是

每次都要杀死她,

每次都背弃而去。

每一次。

他记得所有人,

甚至屋前的猫,河边的狗。

唯独,

不记得她。


飘渺的雾气里她轻轻说

“你找到我了”

“你又找到我了”

“真感谢你能找到我。”


他听不到,只看到血肉和骨。

她看不到,只听到他说

“几万真言。

一句真的听了几万遍的魔咒,

让她安心闭眼。


长梦总有醒来的时候。

雨停了,

雾水打湿的雨衣提在手里,

一如她婚服的白袖,垂在身边。


祸津稻羽,断壁残垣。

那三个人早已不在。

一个曾倒挂在屋顶,

一个死在精神病院,

还有一个,

她忘记了他的名字

一直假装他有很多名字,

并且,她已亲手埋葬他在花田。


“我爱你。”

“我记不得你是谁了。”

“我记不得你长什么样子。”

“我要怎么从人群中认出你……”

“这个给你”

“带着它,我就能认出你。”

“求你……别换掉他。”


“带着他,来找我吧。”

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她闭上眼睛说。

又一场游戏重新启动,

早已死去的人们就像初次来到这里,

开始追逐和杀戮大戏的又一场回放。


“欢迎来到八十神稻羽……

“不,

“欢迎来到黄泉比良坂。”


=====END=====




评论
热度(6)
©【IzanamI】 | Powered by LOFTER